搜索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正文

民营银行高息优势减弱 “一哥”带头下沉“揽金”

2024-07-19 来源:由内财经

  当前,银行业整体净息差承压,民营银行也不例外,部分民营银行近期更是调降存款利率以缓解压力。在高存款利率优势减弱背景下,民营银行为持续获客、发力普惠、维持规模使出浑身解数。

  中国证券报记者调研采访发现,尽管部分民营银行背靠互联网流量巨头,但也面临不良隐忧显现、业绩增速放缓等掣肘。业内人士表示,为摆脱发展瓶颈,金融科技是其必须借助的利器,业务下沉、持续发力普惠赛道将是其发展的方向。

  “一哥”加大揽客力度

  “邀请亲友开户,亲友可以在首月体验铂金权益。另外,若新入资金超50万元,亲友还能获得30000积分,积分能兑换为立减金,1000积分可以兑换1元立减金。”一位微众银行储户向记者介绍。

  还有不少储户表示,首次开户用户资产达标后,可解锁明星产品。要知道,从6月开始,微众银行3年期和5年期存款利率已调降20个基点。在整体存款利率走低背景下,这类活动对储户具有较强吸引力。上述这些活动仅为民营银行“一哥”微众银行加大揽客力度的一个缩影。

  通过优惠活动进行揽客、吸储在民营银行中尤为普遍。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曾刚表示,受限于属地化经营的监管政策,相较于其他类型银行,民营银行线下物理网点数量不足,只能通过线上吸收存款,负债渠道相对有限。吸收存款较为困难,只能通过各种优惠方式获客。

  数据显示,微众银行营业收入增速已呈下滑态势,2021年、2022年、2023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速分别为35.76%、31.03%、11.30%。作为民营银行“一哥”,微众银行在规模、利润方面均领先其他民营银行。截至2023年末,该行资产规模超5000亿元,位居第一,体量与A股上市中小银行相当。该行2023年净利润为108.15亿元,远超其余民营银行,且占民营银行净利润总和比重超50%。微众银行2014年正式开业,是以科技为核心发展引擎的数字银行,深圳市腾讯网域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为其第一大股东。

  给微众银行真正创造收益的更多来自于三四线城市下沉市场用户。该行在2023年报中披露了产品矩阵的用户画像。例如,在“微粒贷”业务方面,截至2023年末,逾81%的客户为非白领从业人员,约85%的客户为大专或以下学历,约17%的客户为此前无人民银行信贷征信记录的“首贷户”;笔均贷款金额仅7400元,2023年累计超8000万笔借款的存续期不足7天,约70%的单笔借款成本低于100元。

  业务持续下沉

  不仅民营银行“一哥”进行业务下沉,其他民营银行客群也呈现资质下沉现象。以网商银行为例,该行信贷场景和服务客群不断下沉,截至2023年末,信贷客户的户均余额为7.2万元,六成以上单笔贷款利息在100元以下。

  Wind数据显示,全国已成立19家民营银行,其中18家民营银行披露了2023年业绩报告。整体来看,业绩延续分化态势。微众银行、网商银行2023年末资产规模均超4000亿元,二者规模合计占民营银行总体比重的50%以上,营业收入均超百亿元;紧随其后的苏商银行、众邦银行、新网银行3家民营银行资产规模刚迈过千亿元级别;多家民营银行资产规模不足500亿元。

  谈及民营银行业务下沉的原因,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认为,民营银行与民营、小微企业存在天然相容性,具有机制灵活、决策效率高、市场反应快等特点,在找准长尾客群、风控方面具有优势。此外,受到资本金、规模等因素限制,普惠金融是民营银行能够发力的主赛道。

  监管定位民营银行――支持中小企业,加大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,与传统商业银行互补发展、错位竞争。金融监管总局5月发文称,城商行和民营银行要发挥服务城乡居民、服务中小企业、服务地方经济的生力军作用,注重利用管理半径短、经营机制灵活等优势,结合自身资源禀赋,针对性优化五篇大文章金融产品和服务。

  但下沉中难免遇到阻碍。某民营银行从业人员直言,今年民营银行发展并不容易。“一方面,当前企业融资需求不足;另一方面,普惠金融市场竞争激烈,内卷愈发严重,给民营银行带来了较大竞争压力。相较于国有大行、股份行等较低的资金成本,我们在价格方面几乎不具备竞争力。”他说。

  记者此前调研发现,通常情况下,银行业务越下沉,客户资质越差,贷款出现不良的风险就越高,这也成为部分民营银行在开展普惠金融业务时的顾虑。

  科技赋能缓解不良压力

  数据显示,十余家民营银行披露的最新数据显示,近一半的民营银行2023年末不良贷款率较上年末上升,升幅最高的为民商银行(54个基点);两家民营银行不良贷款率持平。根据金融监管总局披露的最新数据,民营银行2024年一季度末不良贷款率为1.72%,高于同期商业银行整体不良贷款率13个基点。

  “开展普惠金融业务,存在不良隐忧很正常,因为银行本质就是经营风险。另外,民营银行净息差是所有银行中最高的,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所弥补。当然也需要准确识别风险,通过定价或风控手段将风险控制在合理范围内。”曾刚表示。数据显示,截至一季度末,民营银行净息差为4.32%,超过大型商业银行285个基点,但与2023年一季度相比,民营银行今年一季度末净息差下滑21个基点。

  一直以来,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民营银行的金融科技实力相对较强,在风险控制领域成效明显。尽管如此,部分民营银行不良贷款情况仍欠佳,这对其风控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招商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认为,金融科技可帮助民营银行搭建覆盖贷前、贷中、贷后全生命周期风险防线,有利于调节不良。业内人士认为,民营银行在战略上要重视金融科技的投入和应用,注重对科技人才的培养,通过科技手段有效建立风控体系,探索差异化发展模式。对于部分具有先发优势的民营银行,总体上应定位为“金融科技银行”。

  自2014年民营银行启动试点工作以来,已历经十年时间,行业正朝着合规稳健方向发展。金融监管总局股份制和城市商业银行监管司此前发文称,督促股份制银行、城商行和民营银行严格执行《商业银行金融资产风险分类办法》《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》等规定,准确开展资产分类,提足拨备、夯实资本,提升数据治理能力。

Top